编者:拉夏贝尔 (06116.HK,603157.SH),其H股于2014年10月9日在香港挂牌,募资19.38亿港元;其A股于2017年9月25日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募资4.61亿人民币。


「A+H」的拉夏贝尔陷入困局,福建南平人邢加兴的「Zara梦」一地稀碎


上市即巅峰!南平人邢加兴在上海创办的拉夏贝尔(06116.HK、603157.SH)精准无误诠释了这个魔咒!

「A+H」的拉夏贝尔陷入困局,福建南平人邢加兴的「Zara梦」一地稀碎

「A+H」的拉夏贝尔陷入困局,福建南平人邢加兴的「Zara梦」一地稀碎


目前,你能够在福州的万达、泰禾等多个大型购物广场看到一个偌大的、空荡荡的La Chapelle,地方很大,购买的人却很稀疏。再来看看目前拉夏贝尔凄惨的现状:8月17日晚,拉夏贝尔发布公告,公司于8月17日收到《股权司法冻结及司法划转通知》及上海金融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获悉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邢加兴所持有的公司有限售条件A股股份1.42亿股被轮候冻结。


同样,近日,刚刚完成更名的新疆拉夏贝尔服饰有限公司宣布,尹新仔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总裁职务,辞职后仍将担任公司董事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应职务。他是拉夏贝尔在今年内辞职的第三位总裁,前两位则分别是于强和创始人邢加兴,半年三宰相,却都干不长。

 

业绩更是遭遇滑铁卢:2019年年报显示,拉夏贝尔2019年净利亏损21.4亿元,亏损幅度扩大了10倍以上;全年关闭4400家门店。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拉夏贝尔总资产为72.34亿元,总负债为64.29亿元,濒临破产。


「A+H」的拉夏贝尔陷入困局,福建南平人邢加兴的「Zara梦」一地稀碎

 

当年上市之初,一片美好风光,被誉为中国版的“Zara”。2015年,时任拉夏贝尔常务副总裁王勇还称,拉夏贝尔能取得今天的成就主要是学习了GAP、ZARA、H&M的模式,走全直营和多平台的运营,这也将是服装业的未来。可是如今呢,拉夏贝尔的战场可谓尸横遍野,一片狼藉,败退得如此彻底,以至于连摇旗呐喊的背影都看不到。

 

真的只是经营策略失误?还是为了上市而上市的提前“透支”导致的死结?



网络上对拉夏贝尔的定论多是过度扩张,加上经营模式不能够及时跟上时代发展,基本判断为是经营策略失误造成的企业举步维艰。
 
事实真的如此吗?并未见得!
 
经营不善固然是一方面,董事会的决策失误造成资金和资源的严重损耗,无疑对拉夏贝尔有很大的负面影响。但骨子里的,却是因为创始人急功好进。

在《中国创始人》有一个经典论述,认为企业上市就是成功,为了上市而上市,同时为了通过股票市场进行大量减持和股票质押进行对赌成为了无数老板的成功定义。在这方面,拉夏贝尔更是变本加厉。

「A+H」的拉夏贝尔陷入困局,福建南平人邢加兴的「Zara梦」一地稀碎
 
通过拉夏贝尔多年的资本手段可以看出,拉夏贝尔在尚未夯实市场基础的时候,就开始寻求资本市场的胜利,企图通过资本市场获得品牌溢价。

2014年,它们首先是花费巨资在香港上市,当年众多网络平台还在吹嘘为中国版的“Zara”。

一直以来,上市的成本都是非常高昂的,很多企业为了上市,有的做假账、有的付出了十多年的经营利润,就为了获得一杯羹,拉夏贝尔同样不例外。然而,这种透支必然带来负面作用。现实非常残酷,我们通过网络渠道就可以知道,当年,拉夏贝尔募集的资金尚不够上市的各项费用支出。
 
在这种情况下,拉夏贝尔非但没有想要好好将产品线和品牌做好,为了解决资金不足的问题,拉夏贝尔想要通过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来渡过资本危机。董事会的决策是再次在 A 股上市。

2017年,拉夏贝尔初登A股市场,市值一度高达120亿元凭借104亿的高营收位列国内女装上市企业第一名,看起来风光无限。随后不过两年的时间,曾拥有9448家门店的拉夏贝尔,在2019年直接关闭了4391个门店,门店数量被砍近一半。

「A+H」的拉夏贝尔陷入困局,福建南平人邢加兴的「Zara梦」一地稀碎
 
更残酷的是,此次A股上市实际上募集的资金还不够两次上市规范与上市各项支出,依旧是一个血窟窿。近几年,服装行业陷入低谷,本应该谨慎投资,如果上市之后能够做好内控管理,或许仍有一救,然而邢加兴却选择在这种时候,大肆扩张,“多品牌 + 全直营”带来的经营问题,在高歌猛进中被掩盖了。
 
这样的经营理念在A股市场不乏其人,为了上市而上市的企业更是很多,否则,也不至于A股市场遍布假财报了。然而,这种将企业经营策略系于一脉,并未将产品和品牌作为重点经营方向的做法,自然无法抗击市场大环境的变化。他们的抗风险能力变得极弱,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便不堪一击。这几年的服装行情本来就不乐观,加上今年疫情冲击,拉夏贝尔自然就成为倒下去的一份子。

「A+H」的拉夏贝尔陷入困局,福建南平人邢加兴的「Zara梦」一地稀碎
 
急功近利的经营方式,虽然在当下有很好的媒体效应,但终归要回复到产品经营这个实际的层面。否则,都是虚胖。
 

留给拉夏贝尔的时间,或许真不多了!



2017年4月,拉夏贝尔主要股东于场内减持公司好仓3819.7132万股,套现3亿多港元。2019年,拉夏贝尔被股东王胜洪减持99.96万股。
 
自2016年5月,君联资本旗下的GOOD FACTOR陆续将所持的拉夏贝尔流通H股股票对外进行出售。拉夏贝尔的港股股价进入慢慢熊道,到了2017年4月末,GOOD FACTOR将其持有的公司H股就变成了0。

2018年1月,拉夏贝尔港股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上海融高创业投资有限公司、鲲行投资分别对拉夏贝尔减持481.41万股和70.60万股。大量的大股东看空,加上公司的业绩颓势开始一发不可收拾,致使拉夏贝尔的股价一蹶不振,截止8月21日,A股股价只有2.52元。

「A+H」的拉夏贝尔陷入困局,福建南平人邢加兴的「Zara梦」一地稀碎
「A+H」的拉夏贝尔陷入困局,福建南平人邢加兴的「Zara梦」一地稀碎
 
令人担心的是,到2020年9月25日,拉夏贝尔将有1.87亿股解禁,占总股本的34.16%,占流通股的128.31%。届时,如果拉夏贝尔的经营业绩没有明显改善,有大概率会出现股东集体减持套现、股价闪崩的情况。
 
留给拉夏贝尔的时间,或许并不多了。希望当年意气风发的邢加兴能够好运气渡过难关!


版权声明:所有瑞恩资本Ryanben Capital的原创文章,转载须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文末注明来源、作者、微信ID,否则瑞恩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或公众号平台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
更多香港IPO上市资讯:www.ryanbencapital.com

相关阅读

两家香港上市「服装公司」,牵手刚满八个月,突然翻脸?

那些来自福建、又牛又靠谱的互联网大佬

香港 IPO 市场(2020年前七个月):上市 88 家,募资 1,321.42 亿港元

香港 IPO中介机构排行榜 (过去24个月:2018年8月-2020年7月)

「A+H」的拉夏贝尔陷入困局,福建南平人邢加兴的「Zara梦」一地稀碎


hkmipo

By hkmipo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