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 一波说

祖籍莆田,绰号“OK林”的77岁新加坡“燃油大王”林恩强 Lim Oon Kuin,于1963年创办兴隆贸易公司,数十年内公司便成为全球最大燃油交易商之一。可他万万没想到,去年油价大震荡就将他打趴下了,陷入了近40亿美元债务泥潭而难以自拔。

 
不久之前,兴隆司法管理人普华永道向新加坡高庭申请,冻结林恩强和两名孩子不少于35亿美元(约合46亿新元)资产。





“燃油大王”林恩强和儿子、女儿被申请冻结资产


林恩强(左2)

 

1月7日《联合早报》报道,兴隆贸易(Hin Leong Trading)的司法管理人普华永道(PwC),已于2020年12月向新加坡高等法庭提出申请,冻结兴隆贸易创办人林恩强和两名孩子脱售私人房产和本地的资产。
 
法庭文件显示,这些被阻止资产,包括林恩强和两名孩子在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的房地产、现金与投资、保险保单、股票以及俱乐部会员。
 
普华永道在申请时认为,若不阻止,林恩强和他的孩子可能从新加坡移除这些资产,或脱售和处置这些资产。这些资产总值不少于35亿元美元。
 
2020年8月,普华永道向林恩强和两名孩子索偿35亿美元(约46亿元),也试图收回林家前几年从兴隆的伪造文件中所获得的9000万美元股息收益。
 
普华永道在索赔书中指出,林恩强和他的孩子蓄意隐瞒兴隆的损失,所呈现的财务状况极具误导性,以骗取银行借贷。

 

林恩强(右)与其儿子林志明(左)

 

现年79岁的林恩强,祖籍福建莆田,他被誉为新加坡本地的燃油大王。1963年,林恩强创办了兴隆贸易,目前公司业务涉及石油贸易,码头和仓储、燃油供应和润滑油制造等,是全球燃油最大交易商之一,旗下拥有130艘大小不一的油轮。
 
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2020年国际油价出现一波史上罕见的暴跌,甚至出现“负油价”极端行情。“祸不单行”,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兴隆另一块核心业务燃料的需求也呈骤降态势,多重打击下,“燃油大王”撑不住了。
 
由于兴隆财务状况的急速恶化,累计拖欠23家银行约38.5亿美元(约52.27亿新元),已于2020年4月向新加坡法院申请破产保护。但随后《海峡时报》报道,兴隆贸易的司法管理人普华永道(PwC)于去年8月底最后一个星期五提呈法庭文件,指控林恩强以及他的子女林志明和林慧清进行欺诈交易,违反董事受托责任(fiduciary duties)。
 
据报道,普华永道指控林恩强和他子女通过欺诈性交易,包括伪造收益以掩盖贸易和其他活动中累积的损失、伪造文件,以及通过不正常方式输入会计资料以操纵公司账户,夸大公司库存情况,以及通过不当手段取得融资。因此,普华永道入禀法庭,希望能从林恩强和他子女身上索回35亿美元(约48.09亿新元)的债务,以及9000万元股息收益。
 
当时,林恩强不仅要面对巨额的索赔案,也因另一起涉伪造文件意图欺骗行为被控上法庭。
 
去年8月林恩强被控上法庭,面对的是一项教唆伪造文件的罪名,他被指控在去年3月19日或更早之前,教唆职员陈杰仁伪造文件,以证明兴隆贸易向中国航油(新加坡)提供104万9215桶汽油。一旦罪成,每项教唆伪造文件欺骗罪名可被判最长十年监禁及罚款,后来,林恩强以300万元具保在外。

 

香港汇丰银行总部门口

 

1月7日《联合早报》还报道,高庭也接到多份申请,要求让林恩强家族旗下的多项业务清盘;其中,包括林恩强和他的儿子林志明申请让兴隆海事国际清盘。
 
高庭收到的另一份申请,是要求让Xihe控股(Xihe Holdings)旗下的八家船运公司清盘,这些公司同样也是由林恩强家族持有。
 
前不久,兴隆旗下的海洋燃料供应公司已因债务沉重而无法持续经营,由临时清盘人接管了。也就是说,燃油大王林恩强的商业帝国已支离破碎,有崩塌之风险。可笑的是,《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仍将林恩强排入榜单,上榜身家为21亿美元,全球富豪榜排名1365。

去年10月21日,兴隆贸易最大债主汇丰银行,入禀法庭,向林恩强、以及他的一对子女(林志明和林慧清)和公司女经理成慧珠索偿约8530万美元。
 
与普华永道一样,汇丰银行也向法庭指控林恩强等人通过签署伪造两份收据,骗取银行1亿1170万美元。
 
这两份收据被指向两家公司分别出售了5600万美元和5570万美元的汽油。汇丰银行认为,对方隐瞒了资不抵债的实情,财政报告少了8亿美元的损失,林恩强还叫财务部隐瞒这些损失,若出事他会负责。

 


 从“油耗子”到油霸的燃油大王传奇


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埭头镇林氏英田宗祠

 

为人非常低调的“燃油大王”林恩强,事业巅峰时,曾位列新加坡本土50富豪之八,早于2013年,他就以15亿美元身家进榜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与人交谈时,他喜欢豪爽地“OK”答应下来,也被起个绰号“OK林”。

 

要不是去年受疫情影响油价崩盘,陷入债务泥潭,可能很多人不会感受到“OK林”的存在,因为他至少15年没有公开接受媒体采访了。

 

20世纪90年代,“福建油帮”做大、崛起,涌现了吴再进、郑金泉、蔡天真等民资石油巨子,当时圈内人士都认为,“福建油帮”之首就是新加坡本土“燃油大王”林恩强。

 

《能源》杂志于2010年的一篇《揭密“石油福建帮”》文章提及:“如果将福建石油商人比成一个依附在石油资源上的庞大帮派的话,那么林恩强的名字便是教父的化身,他的地位就如同美国电影《教父》中的维托·唐·柯里昂,话语权威,受人敬仰。”

 

林恩强,生于1943年,祖籍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埭头镇石城村。他的父亲林和义,早年从莆田秀屿渡海南下新加坡谋生,在林恩强12岁时,母亲带着他也迁居新加坡,一家人相聚。

 

“陈林半天下”,林姓的福建大姓,莆田林氏又是中华林氏主要发祥地之一,有金紫、阙下、九牧、游洋四大支系,其后裔遍及莆田、闽南、潮汕及世界各地。

 

林恩强(左3)出席与福州“马尾造船公司”的签约仪式

 

老了老了,反而陷入困境,可能也是曾创造辉煌业绩“OK林”想不到的。“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石油贸易本身就是冒风险的行业,经历一甲子多的打拼岁月,林恩强见过的大风大浪多的是;只不过他老了,几年前就将事业交予儿子、女儿日常打理,至少挂个名而已。

 

在新加坡,林恩强家族也热心公益,捐助了不少当地学校。多年来,对于莆田家乡他也有不少贡献。国内疫情刚爆发时,牵动了许多海外莆仙人的心,林恩强与新加坡兴安会馆主席黄金春各捐款50万元,积极联系日本、韩国、印度等地客商,购买医用防护物资寄回家乡。三年前,林恩强与福州的马尾造船公司签约,大大提高了该船厂在国际成品油船建造方面的声誉和市场占有率。

 

16岁时,仅读初二的林恩强离校打工,出外跑船贩鱼,20岁时独立创业 ,开卡车运送柴油给新加坡船夫。早年,因每天有不计其数各种货轮、游轮靠驳新加坡港,出现了一批靠偷油谋生的“油耗子”。一些胆大的人,甚至与“船老大”搞好关系、串通一气,在天黑后带着油桶登船偷油。迫于生计,林恩强也做过二年“油耗子”,后来自己购置油车跑生意。

 

20岁时,也就是1963年,林恩强创办了兴隆公司,将收购来的油卖给新加坡郊区部分小企业,也出售给大马一带林场、种植园、矿场及工厂。在当时“地下”石油走私圈内,他已小有名气。


兴隆旗下的油轮

 

1968年,林恩强购入了第一艘100吨油轮——海狮号,正式涉足供油及航运业务,上世纪70年代他又进入全球石油贸易,后于80年代进入炼厂领域,兴隆也迅速崛起。
 
从最早时仅有一艘小渔船来供应柴油给其他渔船,到他五年内收购了“海狮号”,林恩强以他神奇的商业嗅觉、眼光和胆色,特别是跨入燃油市场,到上世纪80年代时,兴隆已发展成为国际石油贸易界一家有影响力的贸易商,油品市场遍及海外各地。
 
此后,他又围绕产业链,扩展至仓储、金融等多元领域。旗下的“环宇仓储”是新加坡最大的独立石油储存库,也是世界最大的独立油品中转基地之一。坚持多样性经营的林恩强,“优力盛”润滑油就是兴隆旗下产业之一。
 
“石油贸易,动力的源泉”,未料油价雪崩,也压垮了“燃油大王”。
 
林恩强,人称“OK林”,也在于他有一股江湖义气。福建石狮祥芝镇人、仅有小学文化的泰山石化创办人蔡天真、蔡玉意夫妻1996年赴新加坡做生意时,就是靠“OK林”提携,并发展为日后的新加坡“船王”。
 
据说,老蔡当年初到新加坡时,没钱的时候找“OK林”借钱,没船找“OK林”借船,而且林恩强从来没有拒绝过。但愿经历过大风大浪的“OK林”,也能挺过这波债务困境。



版权声明:所有瑞恩资本Ryanben Capital的原创文章,转载须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文末注明来源、作者、微信ID,否则瑞恩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或公众号平台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

更多香港IPO上市资讯:www.ryanbencapital.com

相关阅读

新加坡「燃油大王」林恩强旗下的兴隆集团,陷38亿美元债务危机
香港IPO上市来源地:内地112家,占募资的99%,来自17个省份
香港IPO市场(2020年):上市154家,募资3,942亿港元
2020年香港新上市公司名单(154家)及其表现盘点
香港 IPO中介机构排行榜 (2020年)
香港 IPO中介机构排行榜 (过去两年:2019&2020)
hkmipo

By hkmipo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