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香港01

SPAC在美国愈趋流行,新加坡交易所准备就引入SPAC进行市场咨询,伦敦交易所可能将放宽对SPAC的监管。

安永亚太区上市服务主管合伙人蔡伟荣认为,SPAC有值得研究的空间,「美国如此盛行,香港要研究及模仿无可厚非。新加坡正在做,你(香港)是亚太区龙头大哥,点都要睇下,就算最后你觉得不可行,都要向公众交代为什么不可行。」

事实上,现时香港的监管或局限了引入SPAC的可能性,举例说,《上市规则》第 14.82 至 14.84条明确指明,上市公司全部或大部分的资产为现金或短期证券,就会被视为现金资产公司,不适合上市。同时,亦提出现金资产公司,不能依赖未来的资金预期用途,作为扣减集资活动完成后现金水平的手段。在集资活动完成后,公司的资产须少于一半(50%)为现金。否则港交所就会当成借壳上市,未必会通过IPO。

蔡伟荣表示,香港对SPAC监管尚未成熟,现时推行未必适合。「因为你(SPAC)摆明是壳股,要先豁免了SPAC,因它长时间都是100% 现金!」他认为证监会或许对公司选择SPAC上市有疑虑,为什么一间公司不正经做IPO?「这个问题其实值得监管机构发问,但如果你(公司)解得通,原来SPAC真的比较适合你,又有充份披露,就应该有权利去做」。

他解释,传统IPO有机会出现公司完成路演后,认购不足、无法上市的情况,部份公司为了避免「白做」一场,就会选择SPAC形式上市,「SPAC是投资者手持一大笔现金主动找你,你做得好我就会买你,两件事好大分别」。


不引入SPAC,形同封杀香港财路
去年香港集资额高达3,595.03亿元,创2010年以来高峰,仅次于纳斯达克的4,410亿元,成为2020年全球第二高新股集资额的交易所。去年单计SPAC集资额达820亿美元(约6,396亿港元),为2019年所创下的高位6倍。

展望今年,蔡伟荣认为今年新股集资额可以延续去年强劲势头,至于引入SPAC会否令香港新股市场更加蓬勃?「正路来讲应该会,但很难量化可以多几多,因为香港引入SPAC很大机会都是找中国公司,其次就是东南亚公司,但中国公司是否会选择SPAC形式上市仍是未知之数。」

他认为引入SPAC的目的不是要「搞旺个场」,反而是不要封杀自己的财路。他以早前通过同股不同权为例,只是令该公司多了赴港上市这个选择,而非令所有同股不同权的公司只来香港上市。他笑言,「一间餐厅供应10个菜与20个菜,一定是20个菜受欢迎」。



版权声明:所有瑞恩资本Ryanben Capital的原创文章,转载须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文末注明来源、作者、微信ID,否则瑞恩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或公众号平台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

更多香港IPO上市资讯:www.ryanbencapital.com

相关阅读

香港证监会、港交所,将应「金融领导委员会」要求,探讨SPAC等上市制度

金融中心大战:SPAC超越传统IPO,伦敦、香港都要跟进!

香港:就基金管理公司及雇员获发的附带权益(Carried Interest),将豁免全部利得税和薪俸税

香港IPO市场(2021年首月):上市14家,募资100.58亿港元

中资、外资、港资券商,过去两年(2019&2020)的保荐数量及IPO募资表现

香港 IPO中介机构排行榜 (2020年)

香港 IPO中介机构排行榜 (过去两年:2019&2020)



hkmipo

By hkmipo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