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 兴登堡研究

做空报告链接:

https://hindenburgresearch.com/ebang/


      内幕交易、非法转移资金、P2P


  • 亿邦国际是一家总部位于中国的加密货币公司,自2020年6月上市以来,已通过4种发行方式从美国投资者那里筹集了约3.74亿美元的资金。

  • 虽然该公司表示将使用其大量资本收益中的大部分来发展其业务的运营,但我们的研究发现,该公司却通过与内部人员和可疑交易对手的一系列不透明交易将大量现金从公司中引出。

  • 例如,该公司将1.03亿美元,比其全部IPO收益还要多出约1,100万美元的资金,用于购买与其美国承销商AMTD(尚城集团)(尚城集团)相关的债券,AMTD(尚城集团)的记录包括:(a)中国最大的私募股权公司之一对其进行的欺诈和违规交易的指控。(b)随后发生内爆的上市公司。

  • AMTD(尚城集团)与另一家最近在2020年1月公开发行的名为MolecularData的公司进行了类似的债券交易。从那以后,该公司股价下跌了70%,已经有6名董事会成员和其联合创始人辞职,其审计师也拒绝连任。

  • 2020年11月,亿邦国际首次公开发售股票,宣布募集2100万美元。它声称收益将“主要用于发展”。大约在同一时间,该公司指示2100万美元偿还给亿邦国际董事长/首席执行官Dong Hu的亲戚的关联方贷款。

  • 在2020年6月在纳斯达克公开上市之前,亿邦国际两次申请在香港交易所上市,试图筹集至多10亿美元。多家媒体报道称,在与一家名为银豆网的公司参与了所谓的洗白交易后,亿邦国际的香港IPO计划被暂停。

  • 银豆网是中国大规模的P2P在线借贷计划,该计划在2018年拖欠其2万名散户投资者,其中有6.55亿美元“消失殆尽”。其最终的实益拥有人“逃离了国家”,中国检察官一直在对与银豆网有关的其他嫌疑人提起刑事诉讼。

  • 亿邦国际声称自己是“领先的比特币挖掘机生产商”,但我们的研究表明,这一夸张的说法没有任何证据支持。亿邦国际于2019年5月发布了其最终的矿机,此后其销售萎缩至接近于零,在2020仅交付了6,000台矿机。

  • 由于挖掘机器业务的失败,亿邦国际将故事转向了名为“ Ebonex”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推出。有关交易所的公告使亿邦国际的市值增加了9.22亿美元。

  • 我们发现,亿邦国际的交易所有可能是从名为Blue Helix的白标加密货币交易所提供商那里购买的,该提供商提供现成的交易所,而无须支付任何费用。

  • Ebonex报告了有可能是虚构的交易量。Ebonex的交易量数据尽管刚刚启动,几乎没有在线展示,但它却是世界上最大的现货交易所之一。FTX和CoinMarketCap等加密货币交易跟踪器不提供其交易指标。

  • 对于缺乏经验的散户投资者,和任何与加密货币有关的事情,亿邦国际都是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故事。像其他很可笑的在中国的计划一样,只要投资者愿意继续购买股票,该公司就可能会继续出售股票。我们认为这是一条清晰的单向道,资金也不会回来。


初步披露:经过广泛研究,我们对亿邦国际 International Holdings Inc.的股票采取做空。此报告仅代表了我们的观点,我们鼓励每一位读者进行各自的尽职调查。请参阅报告底部的完整免责声明。


01 亿邦国际只是最新的一个伪装成比特币挖矿玩家的“骗局”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随着比特币的复苏席卷了与区块链技术相关的股票一直在飙涨。亿邦国际能够搭上这一浪潮,在2020年6月上市,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其声称自己是全球领先的比特币挖掘机生产商。


自上市以来,该公司宣布了一系列初步举措,例如成立各种国际子公司,启动比特币,Litecoin和dogecoin挖矿业务,以及启动新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这些初步的成就足以使投资者授予公司高达15亿美元的市值,并为一系列后续的股票发行铺平了道路,每股发行价格从5.00美元至6.10美元不等,包括认股权证。在过去的9个月中,该公司共通过4次发售从投资者那里筹集了约3.74亿美元。


亿邦国际的投资者可能认为他们正在成为一家庞大的,多业务的加密货币技术企业。但是我们的研究发现,虽然该公司表示将使用其大量资本收益中的大部分来发展其业务运营,但它只是简单地通过与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和它的承销商相关的企业,进行一系列不透明的交易将现金从公司转移出去。


例如,该公司将1.03亿美元(比其全部IPO收益多出约1100万美元)用于与承销商AMTD(尚城集团)相关的债券购买,该承销商具有以下记录:中国最大的私募股权公司之一对其进行了诈欺和挪用公款的指控;(b)随后发生了的上市崩盘。


该公司随后宣布进行2100万美元的二次发行(存量发行),声称将使用这笔资金扩大其业务。但是,我们发现该公司在同一时间向其董事长/首席执行官的亲戚转了2100万美元。


这些举动不应该让熟悉亿邦国际的投资者感到惊讶。在美国上市之前,亿邦国际被指控在其计划的香港IPO之前,利用从欺诈性贷款中的挪用现金来增加其销售额。


由于客户提起诉讼,警方调查其挪用公款和其他欺诈指控有关的案件,以及公众对其行为的监督。最终该公司两次尝试在香港上市,未能成功。


经历了这些失败之后,亿邦国际终于由承销商AMTD(尚城集团)在美国公开上市,并拥有上述业绩。


我们认为,亿邦国际并不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机会,而仅仅是另一个“骗局”。这是最新的一个公然携美国资本潜逃的公司,由于对美国投资者的虚假陈述,这些公司最终只能选择返回中国。


02 亿邦国际的加密采矿硬件业务和最近开放的加密交易所


亿邦国际由其现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Dong Hu于2010年创立。该公司最初专注于销售通信网络访问设备,直到2014年左右过渡到区块链行业。


亿邦国际于2016年12月推出了其第一台专用集成电路(“ ASIC”)挖掘机,称为Ebit E9 + ASIC机器专门用于挖掘某些加密货币,例如比特币,Dash,Litecoin和Zcash。从那以后,该公司推出了12种新机器,其中最新的是Ebit 12。


除了加密货币挖矿硬件,该公司最近还启动了加密货币交换,并于2021年开始在自己的账上挖比特币。


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前,亿邦国际因欺诈指控导致两次香港IPO尝试失败。


在2020年6月在纳斯达克公开上市之前,亿邦国际两次申请在香港交易所上市,据说试图筹集至多10亿美元。这两次申请均未经批准而失效。(资料来源:香港交易所)


多家媒体报道称,涉嫌洗白交易和参与庞氏骗局的指控导致亿邦国际在香港的IPO被暂停。在参与所谓的银豆公司的洗白交易后,亿邦国际在香港的IPO计划被暂停。


银豆网是中国的P2P在线借贷平台。据媒体报道,银豆网的平台提供短期投资,通常为期一年,承诺获得13%的回报。以下是其网站的屏幕截图,自2018年2月24日起,广告376天的回报率为13%。(来源:Waybackmachine)


据报道,在2018年7月,银豆网证券拖欠其20,000名散户投资者,未偿还总额高达人民币44亿元(约合6.76亿美元)的款项。然后,它的最终受益拥有者“逃离了国家”。中国检察官一直在对与银豆网有关的其他嫌疑人提起诉讼。(来源:Yicaglobal)


据称,在爆发之前,银豆网的负责人涉嫌在亿邦国际IPO之前与其进行了洗白交易,目的是制造虚假的销售情况。


据当地媒体报道,银豆网首席财务官崔宏伟在2017年12月至2018年2月之间向亿邦国际转移了约5.2亿元人民币(约合7990万美元)。几个月后亿邦国际又将约3.8亿元人民币(约合5840万美元)转移给了崔宏伟,即2018年3月至2018年4月。


目前尚不清楚交易何时开始,但银豆网的首席财务官的妻子成为了亿邦的大客户,该客户于2018年12月在亿邦国际的IPO招股说明书中列出,该客户占亿邦国际2017年销售收入的12.1%。(来源:亿邦国际招股说明书,第152页)

 

据中国媒体报道,银豆网通过与银豆网首席财务官的妻子有关的账户,向亿邦投资了7990万美元。据称这些资金已经被用于在亿邦IPO之前夸大销售额。

 

为了收回投资,银斗投资人前往杭州的亿邦国际总部要求亿邦国际归还欠他们的钱。(中国示威者抗议亿邦参与所谓的P2P借贷庞氏骗局。标语上写着:亿邦洗钱。资料来源:dennishcia.com)


亿邦国际随后称崔宏伟是客户,并声称(a)人民币5.2亿元(约合7,990万美元)是对其产品(采矿设备)的付款,(b)它已退还3.8亿元人民币(约合5,840万美元))的首付款,(c)由于产品已经交付,它将不退还剩余的部分(1.4亿元人民币或约2150万美元)。

 

银豆网投资者因涉嫌挪用公款而要求香港监管机构拒绝亿邦的上市申请。

 

银豆的投资者对看到亿邦国际随后在香港上市的尝试感到愤怒。


以下是2018年10月12日发送给香港交易所上市部的一封信的屏幕截图,该信要求当局不要接受亿邦国际的上市申请。


这封信的标题是“要求香港联合交易所拒绝伊邦的IPO申请的申请”。声明指出,有证据表明,在亿邦国际交易或投资活动中使用的资金是由“非法集资”的受益者银豆网提供的。(来源:新浪网)


大约3个月后,亿邦国际在香港的IPO上市首次失败。亿邦国际于2018年12月重新申请,但其申请遭受了与第一次相似的命运,再次陷入困境。


03 亿邦国际IPO承销商被指控欺诈


亿邦国际通过一家承销商进行了首次的IPO公开募股,该承销商是其最大的投资者之一,也被指控欺诈。

 

它的首次的IPO收益避开香港,亿邦国际着眼于美国市场,并通过2020年6月的IPO筹集了9,170万美元。

 

亿邦国际终于能够在2020年6月通过在美国的IPO筹集资金,然后立即通过一系列高度不规范的交易将IPO的收益转移到公司外部。


许多交易可以与领导亿邦国际 IPO的香港承销商AMTD(尚城集团)联系在一起。正如我们所展示的,AMTD(尚城集团)面临着欺诈和自我交易指控的历史(包括来自中国最大的私募股权公司之一的指控),以及美国IPO失败的记录。

 

亿邦国际在其首次IPO招股说明书中表示,绝大多数募集资金将用于扩大其业务,并且任何募集的资金进行的贷款都将仅转给其子公司。

 

2020年6月26日,亿邦国际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该公司筹集的净收益为9170万美元。在亿邦国际的IPO招股说明书中,它告诉投资者,新募集资金的约70%将用于与扩大业务,开发和引进新矿机,企业品牌和营销有关的目的。其余地将分配给一般公司用途。 


此外,亿邦国际承诺任何贷款收益将仅用于为其中国(中国)子公司提供贷款或出资。


“作为一家离岸控股公司,根据中国法律和法规,我们仅被允许使用此次发行的净收益向我们的中国子公司提供贷款或注资。”

 

尽管有这些说法,亿邦国际还是迅速将1.03亿美元(所有通过IPO筹集的现金以及部分其他资金)转移到与其承销商AMTD(尚城集团)相关的债券中。

 

亿邦国际并没有遵循其对投资者的陈述,而是使用其IPO资金购买了与承销商AMTD(尚城集团)相关的长期债券,进行了一系列高度不规范的交易。


在亿邦国际于2020年6月上市后不到一周,它就直接向AMTD(尚城集团)的控股股东 LR. Capital Property Investment.借了4000万美元。


几天后,该公司向一家总部位于开曼群岛,名为“国际商户控股公司”International Merchants Holdings)的企业购买了两笔债券,金额总计6360万美元 。


最初的4000万美元债券已在未披露的日期赎回,而其他6360万美元有可能仍未偿还。根据该公司最近的可用资产负债表,这笔金额是其最大的一笔资产。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债券的到期日为2023年至2025年,这可能会使资金在利率只有4.0%-6.8%的情况下被套牢。换句话说,亿邦国际并没有像最初声称地那样使用资本来扩展业务,而是将其与一家不透明的开曼发行人支持的低收益长期债券上挂钩。


亿邦国际的承销商AMTD(尚城集团)有欺诈,自我交易和IPO失败的指控历史。


我们认为,鉴于作为AMTD(尚城集团)交易对手的经验,这笔意外的资金使用对亿邦国际的投资者来说不是个好兆头。


例如,最近中国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之一向AMTD(尚城集团)及其董事长CalvinChoi提出了多种形式的“金融欺诈”指控。


2020年10月在《日经》上发表的一篇文章详细介绍了一些指控:在文章中,投资了AMTD(尚城集团)的中国大型私募股权公司CMIG解释了其资金是如何消失的。据该文章引用的一位高级主管的话:“有些项目赚了钱,但他没有给我们带来利润。有些人蒙受了损失,但我们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投资了还是挪用了这笔钱。”


他们发誓如果崔不归还他们的钱,就会“将崔送进监狱”。


据媒体《 Caixing Global》报道,CMIG在香港挂起了AMTD(尚城集团)董事长崔振文的横幅,指责他和他的父亲在亿邦国际进行可疑债券购买前的几个月内存在欺诈行为。


横幅显示为:“金融欺诈–蔡志坚(Calvin Choi),父子联手盗取股民巨额资金,白纸黑字,铁证如山,蔡志坚(Calvin Choi)呃我血汗钱!投资人血本无归,美国上市HKIB,新加坡上市HKIB,欺骗股民,血腥诈骗。请立即向证监会和ICAC投案自首。”


在其中被指控之后,Choi发出了一个离奇的,扭曲的声明:“我遇到了许多外界质疑和难以理解的事情。还有更多,那些人嫉妒,冷嘲热讽,恶意中伤。这些有诽谤者。”


AMTD(尚城集团)曾经做到过:另一家在2020年上市的公司直接把IPO收益还给他们。该公司股价下跌了70%,已经看到6名董事会成员及其联合创始人辞职,并且看到其审计师拒绝参加连任。


总部位于中国的Molecular Data Inc(MolBase)于2020年1月在纳斯达克上市。AMTD(尚城集团)领导了7,000万美元的IPO。(来源:分子数据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


以与亿邦国际类似的方式,Molbase向AMTD(尚城集团)的合伙方L.R.Capital支付了58.4美元。资本,当它收到其IPO收益时。


Molbase也出现了重大问题。该公司已经有六次董事会辞职,在联合创始人竞选时,该公司20-F年报延迟,其他审计师拒绝竞选。自IPO以来,Molbase下跌了近-70%。


AMTD(尚城集团)作为承销商的业绩非常糟糕。尽管有牛市,但其87%的美国IPO导致亏损。尽管牛市还在,但AMTD(尚城集团)在美国承销的IPO中有87%导致投资者蒙受重大损失。上市约两年后,AMTD(尚城集团)在美国的那些IPO中,下跌中位数48.7%,平均下跌了34%。


亿邦国际将其几乎全部IPO收益定向到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的债券中,该公司与一家具有可疑历史的承销商有关,但由于高度不规范的行为而浮出水面。


随着IPO现金的流失,亿邦国际通过“主要用于发展”的二次发售,筹集了2100万美元。


大约在同一时间,2,100万美元用于偿还董事长/首席执行官亲戚的相关方贷款,基本上所有IPO的现金收益都直接流回了承销商,因此亿邦国际几乎立即出现了现金短缺的情况。


2020年11月,它发起了第一个二次发行(存量发行),宣布募集2100万美元。在新闻稿中,该公司提供了有关如何使用收益的以下说明:“公司拟将本次发行的净收益主要用于区块链技术在金融服务中的开发和应用,采购与其业务相关的核心知识产权,企业品牌和营销活动,以及一般企业用途,可能包括流动资金需求和其他企业用途。”


尽管有这些陈述,但我们从几周前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看到,该公司用2100万美元偿还了其董事长/首席执行官Dong Hu的亲戚的关联方贷款。


04 亿邦国际的采矿业务运营


亿邦国际声称它是“领先的比特币矿机生产商”,而在2019年,它是“全球市场上领先的比特币矿机”。


在新闻稿中,亿邦国际一直声称自己是全球领先的比特币采矿生产商。在这里查看最近的2021年2月17日示例:亿邦国际的招股说明书和公司的几乎所有文件都重复了这一说法。


根据亿邦国际的网站,它是2019年哈希率(算力)方面,领先的比特币采矿制造商,使其超过了Bitmain等知名行业竞争对手。


我们的研究表明,这一不同寻常的说法完全没有证据支持。


亿邦国际不是世界领先的比特币挖掘机生产商。实际上,与其他大型中国生产商相比,它的销量微不足道。


就2019年的哈希率(算力)而言,一个大很多的竞争对手Bitmain控制着约65%的比特币矿机市场。Bitmain目前是私有的,并且没有透露其确切数字。


但是,亿邦国际的招股说明书披露了其年度销售额的细分,并明确表明它甚至不是第二名。每秒Terahashes(TH / s)是衡量挖掘机处理能力的关键指标。


对于2019年,该公司在2019年出售了597万TH / s的计算机总功率,平均价格为15美元每TH / s 。


从这些披露中可以明显看出,就散列率销售而言,亿邦国际并不是领先的挖掘机生产商。中国竞争对手MicroBT的销售量是亿邦国际在2019年的6倍,60万台,平均每台60 Th / s,几乎是每TH / s价格的两倍。


在一个快速增长的行业中,亿邦国际的挖掘机销售自2018年以来一直下降,现在接近零。


亿邦国际在招股说明书中指出,从2015年到2019年,挖掘机市场的复合年增长率为61.3%。


“比特币计算硬件的销售额(其中大部分包括比特币挖掘机的销售额)已从2015年的约2亿美元以61.3%的复合年增长率飙升至2019年的约14亿美元,并且预计将以复合年均复合增长率进一步增长F&S报告显示,到2024年,这一数字将增长24.8%,达到约43亿美元。” 


然而,亿邦国际有可能并没有参与这一快速增长的领域。


亿邦国际在2018年是最好的一年,以737美元的平均价格售出415,930单位。依邦(亿邦国际)的2020年上半年数据表明,按计划销售11588辆,下降了约97%。2020年上半年,亿邦国际的平均单价为775美元。


迄今为止,亿邦国际的部分销售报告中,有许多有可能是有缺陷的部件,或者只是拼在一起的:


范例1:在2018年,一名叫Beijing Mobcolor的客户在一宗诉讼中指控,一位亿邦国际董事要求他们通过“往返”交易伪造1500万美元的交易。


根据中国法院的判决,亿邦国际被指控在其香港IPO之前参与了另一项预订假销售的计划。


客户Beijing Mobcolor称,亿邦国际的董事章昊于2018年11月致电Beijing Mobcolor的高管谷红亮,并告诉谷红亮亿邦国际将在香港上市,需要150万美元“平衡账目。”据当地媒体报道,这两个人是同学。


Beijing Mobcolor在诉讼中声称,亿邦国际将安排通过第三方支付150万美元,然后由其支付给亿邦国际。亿邦国际董事要求Beijing Mobcolo签署一份“延期付款申请函”,价值1500万美金。这是一笔100,000台挖掘机的订购单的剩余款项。


例2:在邦纳斯达克(NASDAQ)首次公开募股(IPO)之前,亿邦国际在一份新闻稿中声称已从一家名为Madison Holdings的公司获得了1亿美元的订单。MadisonHoldings公司大约只有590万美元的可用现金,主要用于出售酒精产品。


2019年10月,亿邦国际向Madison Holdings(8057 HK)发布了一份价值1亿美元的订单,该公司“零售和批发酒精产品”(主要是红酒),但在去年收购了部分Diginex Limited进入了区块链。(来源:亿邦国际网站)


公告发布之时,Madison Holdings是香港交易所的超低价股票,交易价格约为24美分。根据其财务状况,它在2019年9月30日的银行未结算存款余额约为590万美元。Madison Holdings在香港的文件强调,该交易“没有法律约束力”。Madison Holdings最终在2020年1月的3个月后出售了其加密货币业务。 


亿邦国际以提供有缺陷的产品而闻名


示例:中国媒体报道说,500个E10挖矿机的订单需要在三个月内进行873次维修。尽管在美国媒体上没有很好地报道,但亿邦国际大量的产品问题已经被中国媒体报道了。


针对亿邦国际中国子公司的一系列诉讼表明,都是已交付的机器问题引起。中国企业信息网站QCC至少引用了10份不同的判决书。


例如,根据挖矿人Ma Xiaoyun在2019年提起的诉讼,他购买的500台E10 亿邦国际矿工存在缺陷,以至于他们立刻出现故障,并最终在短短三个月内进行了873次维修。该诉讼提供了亿邦国际副总裁张浩的现场录音,他承认E10挖矿机的故障率和维修率很高。


亿邦国际驳斥了索赔,声称购买者应对故障负责。该案有可能为购买者小云赢得了部分胜利,Xiaoyun作为挖矿人获得了补偿,但设备本身并未获得补偿。


亿邦国际的招股说明书披露了另一起案件,原告要求归还超过47,000台机器。


我们采访了前雇员证实质量问题。曾在该公司工作3年的前雇员Zhejiang告诉我们的当地调查人员,该品牌已明显下降:“现在亿邦国际的设备是出了名的烂。声誉已荡然无存。挖掘机的销售真的很糟糕。”


总的来说,这些广为宣传的客户问题导致亿邦国际的矿机业务在美国IPO之前下跌。鉴于该领域资源丰富且信誉良好的竞争,我们预计亿邦国际紧缩的挖掘机业务不会复苏。


亿邦国际可能得出相同的结论,并随后决定转向发展自己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我们的研究表明,这只是注定要从投资者那里筹集更多现金的最新举措。


05 亿邦国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3月11日,亿邦国际宣布开始进行加密交易所Beta测试,股价飙升。


Price spike暗示Beta交易所价值9亿美元。2021年3月11日,亿邦国际宣布将于3月15日开始Beta测试,并在月底前启动加密货币交易。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亿邦国际的热情投资者使该股飙升了约77%,市值增加了约9.227亿美元,从3月10日的收盘价6.88美元升至五天后的12.25美元。


到月底还没有发布。取而代之的是,在4月1日,该公司宣布通过另一次二次发行(存量发行)筹集了另外的8,540万美元。2021年4月5日,该公司宣布“正式推出”其加密货币交易所。


亿邦国际董事长声称成功启动加密货币交易所是由于该公司在研发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在庆祝“ Ebonex”交易所正式启动的新闻稿中,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Dong Hu称,这一里程碑是亿邦国际持续投资于研发的结果。


“我们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正式启动是我们对研发进行持续投资的结果。近年来,我们在研发人才招聘以及产品创新和迭代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


但是证据表明,Ebon只是购买了一个现成的白标签加密货币交易所并进行了较小的修改。


我们对亿邦国际的“ Ebonex”加密货币交易所的评论立即发现了违规行为。特别是,Ebonex的源代码反复引用“ Bhex”,这是与Blue Helix密切相关的交易所。


Blue Helix是一家位于亚洲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也是白标加密货币交易所软件的提供商。该公司将一家名为Houbi的大型交易所视为投资者,并报告拥有270多个客户。


Blue Helix宣传的白标交换解决方案的前期成本低至零。(来源:Blue Helix Medium Post)


以下是2021年4月5日拍摄的Ebonex交易所的屏幕截图,看起来与Blue Helix的平台几乎相同。(来源:通过VPN访问的Ebonex.io)


下面是Blue Helix网站上显示的Blue Helix现货交易界面,用于比较:(来源:https://www.bluehelix.cloud/en-us/products/spot/)实际上,在查看Ebonex交易所时,我们发现页面右上方的徽标与BlueHelix的徽标完全相同。


Ebonex的源代码甚至显示这些徽标在字面上被标记为Bhex,这是Blue Helix的附属交易所。在下面显示的一个现货交易页面上,我们总共找到40个对Bhex的引用。


通过Chrome开发者工具打开了https://www.ebonex.io/exchange/BTC/USDT,毫不奇怪,Ebonex看起来也非常类似于两家与BlueHelix相关的交易所。两家交易所,HTBC(Blue Helix的域名现在已重定向到的子公司)和Huobi,几乎是完全相同的。


除了设计之外,Bhex.com显然也是汇款的地方,这可能令用户感到惊讶。当我们在Ebonex上建立一个账户来测试站点时,我们发现用于在Ebonex平台上存储令牌的XRP地址导致了与Blue Helix关联的XRP域。


下面是向我们显示的允许将XRP转移到Ebonex上的入金地址:(来源:Ebonex账户XRP存款地址,2021年4月5日)在XRP链浏览器上搜索特定地址时,我们发现它属于BlueHelix。(来源:Bithomp)


总而言之,看来Ebonex的交易所仅仅是由另一家提供商构建的温和定制的开箱即用白标解决方案,而该笔钱则由该提供商存储。


亿邦国际的Ebonex Exchange报告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可疑交易量指标,这表明这个历史悠久,相对未知的平台已经可以与世界上最大的加密交易所相提并论。


我们已经在Ebonex的平台上看到了危险信号,包括Ebonex推出当天就显示的24小时巨大交易量。


例如,Ebonex显示ETH / BTC对的24小时交易量为2.43亿美元(115319 ETH各为2,114美元)。大约在同一时间,Coin Marketcap在全球第二大加密货币交易所Huobi Global上显示的ETH / BTC总量仅为6,000万美元。Coinbase Pro仅以同一笔交易就交易了约2800万美元。


由于网络和社交媒体的覆盖面有限,我们认为Ebonex本身无法通过任何方式进行交易。Ebonex目前仅拥有约1.8万个Twitter关注者,1.3万个Facebook关注者和14个Telegram成员。Google趋势显示搜索兴趣接近于零。与其他交易所相比,Ebonex的交易量不一致。


我们审查的所有主要加密交易跟踪器(包括FTX和CoinMarketCap)也都没有Ebonex。这是一个重大的危险信号。


晚加入了约9年:交易所竞争激烈,现有大约500家交易所。市场份额正在向老牌企业转移。估计有500多家加密货币交易所,亿邦国际进入了一个拥挤的市场。


向希望建立交易所的团体提供咨询服务的行业咨询公司估计,建立一个加密交易所的成本约为300-500,000美元,这意味着进入门槛非常低。


每日交易量趋势显示,顶级交易所占交易量的比例过大。2021年2月的行业报告估计,其中85%的交易是由大约84家被认为是“顶级”的公司完成的。(资料来源:decrypt.co)


像Coinbase,Kraken和Bitfinex这样的公司都花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来发展品牌并赢得客户的信任。拥挤的市场现在是否会拥抱Ebonex,这是一个新的交易所,涉嫌挪用公款,经营一个新加坡子公司(参考开曼群岛的隐私政策和金融服务协议)。


鉴于交易所要承担用户的资金,最佳执行力和防止欺诈和黑客的安全性,因此拥有清晰记录的老牌公司显然是新用户的选择。


Coinbase,Kraken和Bitfinex等领域的领导者分别于2012年,2011年和2012年成立。与知名品牌如Robinhood(于2018年推出)的其他交易所使无差异的交易所的环境更具挑战性。


以亿邦国际为例,该公司已经与中国的一个大规模挪用公款计划有关,客户多次提出欺诈指控,以及大量资金流向其承销商相关的开曼群岛公司。


在所有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中,投资者应该问自己;这真的是您最自在使用并推荐给朋友的吗?人们会选择使用Coinbase这样的公司吗?它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公司,其品牌已经经营了近10年而没有发生重大事件,还是会使用其他顶级品牌之一。


06 结论:现金不会回来了


考虑到亿邦国际在中国的不良记录和糟糕的承销商,我们认为其IPO和二次收益均已消失。


我们都明白—投资加密货币可能很有趣。它是不稳定的;它可以很急。他们会新闻发布与NFT有关的东西并将其发送到月球吗?接下来的“故事”是什么?


但是亿邦国际的投资者应该认识到这主要是一个故事,没有太多的业务来支持它。亿邦国际展示了所有筹资方案的经典标志。


尽管投机者都希望下一个“新闻”不会给股价带来太大的冲击,但是有经验的投资者知道,此后不久将要出现的新闻可能是另一种情况——二次发行(存量发行),允许管理层在套现,在股票暴跌的同时套现。


最终,这些事情总是走了一条崎岖的道路,拖着毫无戒心的投资者一路前行。我们不期望一堆钱能回来,但我们祝所有人好运。


披露:我们正在卖空的是亿邦国际 International Holdings Inc.(NASDAQ:EBON)的股票。


版权声明:所有瑞恩资本Ryanben Capital的原创文章,转载须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文末注明来源、作者、微信ID,否则瑞恩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或公众号平台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
更多香港IPO上市资讯:www.ryanbencapital.com

相关阅读

永升生活服务(01995):逐一反驳做空机构GMT的8大指控

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会计系教授陈泰元,分享Muddy Waters(浑水)如何做空企业

中伦:中概股公司如何应对做空危机?

中资、外资、港资券商,过去两年(2019&2020)的保荐数量及IPO募资表现

香港IPO市场(第一季):上市32家、退市17家,募资1328亿、增8.2倍

香港 IPO中介机构排行榜 (过去24个月:2019年4月-2021年3月)

hkmipo

By hkmipo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