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故事荟》采访到的多个投资人声称不会考虑投资陆正耀团队,与此同时,未来启动IPO,监管是否放心,市场是否买单,都是绕不过去的挑战。

来源 | 财经故事荟
     采写/吴刚
编/万天南


谁都没想到,陆正耀这么快回到公众视野。

他带领的瑞幸咖啡刷新最快上市记录,后面又因夸张的财务造假飞快退市,那段中概股集体不安的日子还仿如往昔,那些割“资本主义韭菜”的吐槽还犹在耳边,但这么快,陆正耀好像就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干净“上岸”了。

在横跨租车、咖啡等领域后,陆正耀这次看上了做面,一上来就要打造500家面馆。

但瑞幸造假后,他自己的信用本就濒临破产,昔日资本运作铁三角也几乎反目成仇,《财经故事荟》采访到的多个投资人声称不会再考虑投资陆正耀团队,“他连支持他那么多年的兄弟都敢坑”。

与此同时,身负污点的创始团队,将来启动上市监管是否放行,以及资本市场是否买单,都是绕不过去的挑战。

东山再起,只能当“氛围组”?

陆正耀这一次试图翻身,依然是从其最熟悉的餐饮渠道切入。

从这个赛道入手,第一个考量可能是团队比较熟悉;第二个考量,则可能是这个赛道正当风口。

NCBD(餐宝典)发布的《2020—2021年中国餐饮行业投融资分析报告》显示,2020年,大餐饮赛道发生了100多起融资,甚至连腾讯都已亲自下场,先后投资了和府捞面、盛香亭等。

而陆正耀这次进入的赛道,就是小面赛道。

5月14日,tech星球报道,陆正耀正在筹备一个名为“小面日记”的餐饮品牌。知情人士称,“小面日记”并不是传统上的小店,而是面积达100平方米以上的大店,未来可能会吸纳其他小吃品牌,做成一个美食城。

美团上甚至已有名为“小面日记”正在装修中的店铺。记者走访后发现,店铺位于东煌大厦,大厦内有哔哩哔哩、美团、松果出行、SONY等企业。其地下一层并无任何就餐场所,而附近的两处就餐场所都位于与其紧紧相邻的新世界百货大楼。

同一栋大厦,陆正耀也已以“小面日记”的注册公司,舌尖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租下了一层楼作办公室,面积大概是2000平米,能容纳200个工位,月租金超过50万元。招聘网站显示,舌尖科技有130个岗位正在招人,以技术岗位居多。

天眼查上查看舌尖科技的各分公司即可知,曾追随过陆正耀的多位亲信均已参与其中,比如周斌、李军等。

2021年1月,瑞幸的“逼宫”事件中,周斌、李军都在朋友圈公开讨伐接任CEO郭谨一。被讨伐的郭谨一曾在瑞幸担任陆正耀助理,在瑞幸财务造假曝光后,郭谨一表示要和以陆正耀代表的“旧势力彻底切割”,这封公开讨伐信,据郭谨一称由“陆正耀、钱治亚”起草,就此也显露了周斌、李军对于陆正耀的“不离不弃”。

现在,亲信周斌已担任了舌尖科技三家公司沈阳、杭州、济南法人代表、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李军则担任舌尖科技重庆、厦门、激情舌尖科技(深圳)公司的执行董事和经理。

去年7月,瑞幸咖啡曾发表内部调查报告,其“前首席执行官钱治亚女士,前首席运营官刘剑先生和向其报告的某些员工参与了伪造交易。”消息称,钱治亚目前也已加入舌尖科技。

一位投资机构的人士向《财经故事荟》吐槽,“还是同一拨人搞,他还真是不避嫌”。

据报道,陆正耀的打法也将一如既往地大开大合,知情人士称其打算复制神州租车时期、瑞幸时期的经验,(小面)要先全国开店,要开500家。

对此,一位同样身在小面行业的创业人士告诉《财经故事荟》,他并不担心陆正耀入场,反而觉得是个好事,“我觉得投资人未必愿意给他钱,但他进来,说明这个赛道真火了,进来搞点动静,对行业也是好事,我是觉得老瑞幸团队营销很厉害,他就相当于氛围组吧。”

投资人怕“踩坑”

100平米以上大店,一开就要500家,要支撑这个体量,钱是个最要紧的因素。

瑞幸咖啡曾公布过加盟商的开店成本,店铺面积是30平米以上时装修费用是11-13万,生产设备19万,若做一个简单类比,100平米的(小面)店,装修费用翻倍成26万,生产设备维持19万,各地铺租以50万计,那么开一家面店成本是95万,500家店成本就是4.75亿元,这还只是硬件费用,没算上各种进货、人力成本。

庞大的资金压力下,融资以分担风险几乎是必然选择,问题是,还有投资人会相信陆正耀吗?

过去十年,陆正耀几乎从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2010年,联想控股12亿注资神州租车,陆正耀随即发“闪电战”,神州租车立即降价30%-50%,以低价去高速扩张、抢占市场。

2018年,瑞幸咖啡成立不久,同样开启烧钱模式,首单免费、买二送一、买五送五、邀好友再免单、送1.8折大师咖啡优惠券等多种补贴来吸引用户下单。

瑞幸联合创始人兼CEO钱治亚曾称未来3至5年,补贴都不会结束,“补贴也许是我们的强项。传统的补贴是促销,我认为在现代营销当中补贴可以是价格的一部分,老有竞品盼着我们停止补贴,不要有这个盼头。”

不差钱的底气,来源于陆正耀那广为人知的资本运作“铁三角”,两位资本圈大佬所在的投资机构,曾一路重金押注陆正耀团队,并获利颇丰。

他们也同样投资了瑞幸,瑞幸IPO前,陆正耀持股30.53%,大钲资本持股为11.9%,愉悦资本持股为6.75%。如果一切正常,股票限售期解禁后,两家机构也将顺着瑞的东风大赚一笔。

但是,2020年,瑞幸财务造假被曝,铁三角也因而出现裂痕,后面陆正耀甚至不顾往日扶持,一度想把两位“铁兄弟”踢出董事会。

知情人士曾向《财经故事荟》透露,瑞幸团队造假之事,投资机构同样被蒙在鼓里,“投资机构的项目很多,没必要因为一个造假项目而背上污点,而且这样的项目都容易爆雷,不但经济回报可能拿不到,还要在名誉上背锅,实在划不来。”

因此,瑞幸之后,不少投资人都已不敢再轻信陆正耀。

一位此前曾与瑞幸团队有过交流的风投人士告诉《财经故事荟》,他认为投资机构不应该给财务造假的团队买单,“因为(陆正耀)相当于信用破产了,他连支持他那么多年的兄弟都敢坑,资本市场再信任他都够呛。我觉得也就是出来探路找钱的,拭目以待吧,看哪家机构敢投。”

另一家投资机构则对《财经故事荟》表示,“感觉陆正耀是个老江湖,会算账会玩资本善于搞营销,但不是新一代愿意学习科学管理的的企业家,我们也不打算掺和陆正耀的小面。”


瑞幸的漩涡,陆正耀逃掉了?

与此同时,想东山再起的陆正耀还面临一个挑战,造假事件过去一年,陆正耀这么快就从瑞幸造假漩涡脱身了吗?瑞幸造假是否已翻过一页?

《财经故事荟》梳理了一下瑞幸和陆正耀本人受到的惩罚。

2020年5月,纳斯达克交易所决定将瑞幸咖啡退市。6月29日,因并无递交年报,瑞幸咖啡正式停牌退市。不久,瑞幸召开股东大会,正式罢免陆正耀董事长的职务。

9月,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瑞幸咖啡2家境内运营主体、43家第三方公司处以罚款共6100万元。10月,市场监管总局宣布,对瑞幸咖啡及帮助其进行虚假宣传的合计五家公司,分别处以200万元人民币罚款。

12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与瑞幸咖啡就财务造假事件达成和解,瑞幸咖啡同意支付1.8亿美元的罚款,前者则免除对瑞幸财务造假的指控。2021年2月初,瑞幸在美申请破产保护,主要目的是暂停美国境内针对瑞幸的诉讼。

细看之下,中美两国的处罚对象都仅限于瑞幸咖啡,并没有追责到陆正耀本人身上。

前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中国区首席代表兼亚洲区董事总经理徐光勋,对《财经故事荟》表示,从目前信息来看,中美两国都是以瑞幸公司的名义把这件事(造假)处理掉,“美国方面好像也没有针对具体的人(刘剑)、针对陆正耀”。

“SEC似乎没有把瑞幸造假这个事定性为犯罪行为,而似乎把它当成regulatory issue(常规议题)、民事诉讼那样来处理。英文上有一个词叫benefit of doubt,你只是有嫌疑而已,没有足够证据判定你有罪,陆正耀可能也受益于此。从逻辑上看,造假这件事董事长、总裁、财务总监这几个人是肯定知道的,信息披露时,总裁、财务总监都是要签字的,陆正耀作为董事长涉嫌造假,这种怀疑很正常,但无论中国美国,都没在法律上对他进行判定,或者作出行业禁入的处罚。”

“美国人就是说什么他首先信什么,而不是你说什么,我就先怀疑什么。美国人有时很天真,你说你没参与,他会真相信你,但是如果你一旦被发现的话其实你就没有退路了,你就再没有机会了”,徐光勋说。

美股维权律师、北京郝俊波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郝俊波则对《财经故事荟》表示,瑞幸咖啡眼下还可能面临两类诉讼,一种是境外投资者的证券集体诉讼(民事诉讼),这种案件结案至少得两年,目前这种索赔诉讼在美国已在进行中,也已有投资者申请担任首席原告,原告诉讼将由法院选出的首席原告代表投资者进行。

另一种则是美国司法部可能会针对高管,以证券欺诈等案由进行刑事指控,目前司法部尚没有提起指控的消息。“司法部会自己掌握节奏,刑事调查出来结果肯定会公布,但公布前是保密的”,郝俊波说。

监管也许放行,市场再难买单

一级投资人不看好,二级资本市场会为其项目将来上市开绿灯吗?

这个问题其实分为两个层次,第一层次,是监管部门是否核准IPO,第二层次,则是投资机构和二级资本市场是否愿意投资。

对此,郝俊波表示,如果美国证券监管部门认为陆正耀的确构成了虚假陈述,弄虚作假,作出禁入证券市场的处罚的话,(他)是不能担任上市公司高管担任董事长的,他所创办的公司也不能上市,但目前无论是中国证监会还是美国监管部门,都还没听说对他个人有上述处罚结果。

徐光勋则表示,“即使是对瑞幸本身,按有关美国要求,从主板降到粉单市场的公司,从理论上讲重新调整后如果符合相关标准的话可以重新再上市的,我没看过对瑞幸、陆正耀的裁决(如果有的话),但从目前已披露的信息看,再上市是没问题的,陆正耀创立新公司再上市也不会有障碍。”

他还指出,其他投资机构会不会再投陆正耀的新生意,这并不好说,但在美国,也许是能找到钱(投资人)的。

查阅中国证券史发现,曾有相关企业尝试在财务造假后几度谋求再上市,但并没有成功。

1996年6月,蓝田股份登陆上交所,仅用4年,蓝田就让其总资产由上市前的2.66亿元升至2000年末的28.38亿元,创下中国农业企业绝无仅有的绩优神话。

2001年10月,中央财经大学研究员刘姝威在《金融内参》发表600字短文质疑“蓝田神话”。3个月后,当时蓝田的总裁瞿兆玉、董事长等一一被查,蓝田最终也在2003年5月退市,后面,瞿兆玉因犯提供虚假财务报告和虚假注册资本罪,被湖北高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又因犯单位行贿罪,被北京第二中院判处3年有期徒刑,缓刑4年。

但瞿兆玉并不死心,一度希望重返资本市场。

2019年,中国蓝田总公司传出欲借壳东方金钰(600086)上市,市场哗然。上交所发出的关注函中,就要求东方金钰明确收购中中国蓝田的决策程序、瞿兆玉与中国蓝田总公司和已退市公司蓝田股份的关系,其是否存在被列为失信人或其他不得收购上市公司的情形;中国蓝田是否存在不得收购上市公司的情形。

各大媒体也连日跟踪曝光,最后,东方金钰只能宣布交易暂时终止。

华南一位私募总监对《财经故事荟》表示,有造假前科的人,如果想再创业然后IPO,证监会在审核环节会更加严格。

中国2019年新修订的《证券法》明确指出,公司首次公开发行新股,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最近三年不存在贪污、贿赂、侵占财产、挪用财产或者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的刑事犯罪。

表面上看,陆正耀已不再是瑞幸董事长,对瑞幸的连环巨额处罚好像怎么也轮不到他头上,而中美两国的刑事公诉也迟迟未启动,陆正耀好像已不再害怕什么,所以,一年后的今天,陆正耀依然可以大张旗鼓地招揽旧部,要再开500家店。

这种旺盛的精力,仿似没有后顾之忧的姿态,一如去年瑞幸自爆造假后第二天,陆正耀亲手发出的那条朋友圈:

今天更要元气满满,小伙伴加油!


版权声明:所有瑞恩资本Ryanben Capital的原创文章,转载须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文末注明来源、作者、微信ID,否则瑞恩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或公众号平台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

更多香港IPO上市资讯:www.ryanbencapital.com

相关阅读

陆正耀,再创业、开面馆,还能复制「瑞幸模式」吗?
31家上市公司在2020年被港交所以「上市规则」除牌,创新高
中资、外资、港资券商,过去两年(2019&2020)的保荐数量及IPO募资表现

hkmipo

By hkmipo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