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 雪贝财经

作者:贝姐


行文所述年份为2019年,差不多2年的时间过去了,就在几天前,瑞信表示,已与其财富管理业务前高管Iqbal Khan和一家私家侦探公司针对监控员工的丑闻达成和解。



瑞信间谍命案



代号为T的男子是在9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二吞枪自杀的。


他是一名背景深厚的企业情报人员,离奇自杀前的最后一单生意是受雇于瑞士瑞信银行,由他来指挥私家侦探机构,以调查一名瑞信前明星高管在离职后的行踪。


但是,私家侦探机构的3名雇员在工作了两个礼拜后被“反杀”:跟踪对象发现了他们,双方在街头为抢夺一部手机发生了肢体冲突。


很快,一场精心策划的间谍行动被暴风骤雨般揭开,这家世界顶级财团更多的丑陋被发现:


势同水火的高层内斗,酒会上极不体面的争吵,触犯法律的秘密监视,直至这位局内关键人物的突然死亡。


瑞信,刚刚才从低谷中翻身,又重新陷入飘摇。







被跟踪的这名瑞信前明星高管是Iqbal Khan先生,巴基斯坦裔,43岁,辞职前已在瑞信工作了6年。


从2015年起担任瑞信全球财富管理业务的主管后,在他的掌舵下,这块业务已构成了瑞信三分之二的营收以及核心利润来源。


他被广泛看好,并被认为很可能成为瑞信下一任CEO。


但是,在今年7月1日,Khan先生却突然辞去了这份工作,并最终选择了瑞信的最大竞争对手瑞银来作为自己的新东家,且继续负责同样的业务。


当他确定了新的雇主后,在瑞信内部也静默无声地发起了一场针对他的调查行动,一家商业间谍机构被聘请来执行,目的是秘密监视其是否企图挖角老部下。


Khan


具体的行动是在9月4日的白天开始的,三位经验丰富的情报收集人员尾随了Khan至少13天,直到9月17日被发现。


那一天,Khan先生和妻子送家中6岁的孩子去足球培训学校后,发现了乘坐三人的车辆。他随后和妻子刻意驾驶车辆不规律地穿过小镇前往苏黎世市区,却一直无法甩开这个尾巴。


直到他们到达市区一处热闹的街角,Khan先生突然跳下车辆,用手机拍下三位情报人员的模样和车牌号,并高喊“警察、警察”。他和妻子与这三名男子开始对峙,对方尝试抢夺下他拍摄照片的手机,但未能成功。


直到警察赶到,三名情报人员被逮捕,并被进行刑事调查。


全球金融界,针对在职高管的常规监控都并不少见,但对于离职高管的监视却极不体面,尤其发生在素来以低调专业享有盛誉的瑞信。


如果事情发展至此即止,事态尚不足以让全球金融界震惊。但是,就在当地警方企图对事情进行更深入的调查时,一位关键中间人开枪自杀。







这位关键中间人的死亡可以让瑞信CEO Tidjane Thiam(中文名 谭天忠) 暂时松一口气,一切现有证据都已无法证明他卷入其中。


否则,他很可能被不光彩地扫地出门。


57岁的 Thiam 先生来自非洲国家科特迪瓦,其为人强势、家世显赫,他的母亲是科特迪瓦开国总统的侄女,父亲位列政府内阁,他自己曾一度传出要出任这个非洲国家的总统;他的叔叔曾是另一非洲国家塞内加尔的总理。


其本人亦有辉煌履历,最早在世界银行和科特迪瓦政府担任要职,2015年被高薪邀请到瑞信担任总裁之前,曾担任英国宝诚保险公司总裁6年。


Tidjane Thiam


在谭天忠担任CEO之前,瑞信正在水深火热之中。为了增加收入,这家财团驱动交易员们大量持有高风险和难以出售的证券头寸,但是,很快就由于交易条件恶化,瑞信那时候不得不裁员数千人以解除危机。


他随后发起了长达数年的重组,极大缩减动荡的交易业务,转向将其财富寄托于向超富裕的客户出售更多的投资和交易产品。


被提拔为财富管理部门主管的Khan像冉冉升起的明星,三年之内就将这块业务的资产管理规模从10亿增厚到18亿瑞士法郎。


在今年上半年,其业务营收占总收入的占比已从重组前的二分之一提升到三分之二,利润更是占到90%。


如果谭天忠和Khan能继续搭档,投资者有理由相信,即使多数老牌欧洲银行都江河日下时,瑞信依然可以提交美妙的报表。


然而,事实相反,两人间的矛盾却在日积月累中慢慢滋生。


在瑞信总部,谭天忠和被跟踪者Khan的不和已早有风闻。但直到此次监视丑闻意外暴露后,普通职员们才知道两人之间的矛盾早已势同水火。







让谭天忠和Khan关系恶化的导火索是从两人成为邻居开始的。


Herrliberg 是苏黎世北部最为知名的富人区,拥有可以远眺苏黎世湖的绝美风光。谭天忠在此处拥有自己的豪宅,Khan两年前也在此处购买了自己的豪宅。


巧合的是,两人的房子仅一墙之隔。


两年中,Khan聘请的建筑商一直在重建他的房屋,清晨和周末发出的噪声让谭天忠不胜其扰,他甚至对此向瑞信董事会主席 Urs Rohner 投诉这是两人关系紧张的原因。



矛盾最终升级是在2019年春天的一场鸡尾酒会上,两人都携女伴参加,当他两聚在一起聊到一排湖边的树木时,双方产生了激烈的争吵。


谭天忠激动的出手拍了Khan的肩膀,Khan认为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


如果不是双方女伴不得不站在中间将他们隔开,两人甚至会当着一众高层的面开始扭打。


这次冲突发生后不久,在瑞信内部进行了一次内部最高机构银行执行委员会的投票,原本很有希望上任的Khan意外落选,Khan开始寻求离开瑞信。


按照欧洲金融机构的常规惯例,高管层在离任后须空职半年后才能履新。但是,Khan似乎绕开CEO谭天忠,转而与董事会主席 Urs Rohner达成了条款,在三个月后就可以接受新的工作,即使新东家是最大竞争对手瑞银。


这让谭天忠非常恼火。









监视丑闻爆发后,不信任的声音不仅仅来自财富管理业务的珍贵客户,还有内部普通职员,他们担心这样的监视是否正发生在自己身上?


所有人更关心:在瑞信高层中,究竟是谁命令了此样的监视行动?


出于内外部压力,由董事会主席 Urs Rohner 直接负责,瑞信聘请了一家外部律所Homburger成立了对此事件的调查组,这家律所很快没收并密封了包括私人侦探机构在内的涉事人员的手机等证据。


Urs Rohner


当然,也有人怀疑这只是为了避免这些证据落入到正在调查监视案的瑞士检察官和警察的手中。


但是,即使是内部的调查也困难重重,他们发现侦探机构所使用的是专有通信加密软件;在调查中,最关键的居间聘请私人侦探机构的T先生也突然自杀身亡。


不到两个礼拜,律所的调查报告就发布,结果不出意外:没有任何证据证明CEO谭天忠都此事知情。


而瑞信大股东,持股8%的美国芝加哥哈里斯协会,早在报告发布前就已经开始施压,力挺这位让瑞信重新开始盈利的CEO。


最后,全力承担丑闻责任的是瑞信首席运营官,一个叫Pierre-OlivierBouée的男人,他被认定出于“维护公司利益考虑”,而独自行事通过中间人聘请了侦探机构,没有向CEO或董事会其他任何人告知他的意图。


Pierre-OlivierBouée


这项事关一人死亡的丑闻仅被最后描述为:


“错误且不恰当”。


调查结果出炉的同时,这位首席运营官和瑞信的安全主管同时递交辞呈,两人没有获得离职补偿。


但是,没有人认为CEO谭天忠能撇清关系。


查一查两人的Linkin就能发现他与首席运营官是非同寻常的联盟。至少从2000年开始,当时两人在麦肯锡时就已经成为同事,并几乎同步先后任职于英国英杰华保险集团、英国宝诚保险集团,并在2015年同时加入到瑞信。


两人的紧密关系也曾让瑞信高层们抱怨,自己是不是被隔离到了决策层之外。


但是,在Pierre扛责辞职不到一个月后,投资者在一场电话会议中询问谭天忠和他的关系时,这位CEO说:


我和他甚至不能算作朋友关系,只是同事,没有私交。



版权声明:所有瑞恩资本Ryanben Capital的原创文章,转载须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文末注明来源、作者、微信ID,否则瑞恩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或公众号平台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

更多香港IPO上市资讯:www.ryanbencapital.com

相关阅读

瑞信CEO谭天忠辞职
中资、外资、港资券商,过去两年(2019&2020)的保荐数量及IPO募资表现
香港 IPO中介机构排行榜 (过去24个月:2019年7月-2021年6月)
hkmipo

By hkmipo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