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彭博 


香港作为亚洲金融中心的地位逐渐褪色,新加坡显而易见应该是赢家。但到目前为止,情势发展似乎不完全如此。


由于更严格的签证规定、招聘的限制、以及其他繁文缛节的障碍,最近几个月从香港转到新加坡的银行家人数,与其说是滔滔不绝,不如说是涓涓细流。


例子很多,但大多数公司都不愿意公开谈论:

一家欧洲银行将其位于滨海湾金融区的办公室归类为香港的后备中心,以便更容易调动员工;
一家全球性公司的一位高管表示,他感到需要雇佣更多本地人才的压力;
资金管理公司Atlantic Partners Asia Capital在将总部从香港迁至新加坡后,如今又有了其他想法;

前对冲基金经理Stephen Diggle说,最近人们更难获批,新加坡推动「雇佣当地人」是真的。他在新加坡住了20年,现在经营一家家族办公室。他说,不可能一口气调动40人来这里,因为他们不会获得工作许可。


严格的防疫规定、以及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削弱了香港对全球金融界的吸引力,原本新加坡可以取而代之,但在其限制下,一些公司被迫将目光投向更远的地方。一些公司正在返回伦敦或悉尼,另一些则被低税负吸引到杜拜。



时机合适

这原本是新加坡发光发热的大好时机。新加坡距离香港只要向南再飞四小时,且都在同一时区,长期以来一直与香港争夺亚洲金融中心的桂冠。新加坡提供了许多香港外籍人士所习惯的福利——热带气候、良好的学校、低税收以及与亚洲其他地区的便捷联系。


然而,就在金融专业人士从香港外流的步伐加快之际,新加坡一直在收紧外国人才的引入,以响应本地人对外国人都拿下最好工作的疑虑。新加坡在争取成为全球商业中心与确保当地人获得更多高薪工作之间求取平衡。


当局最近对高技能外国人的签证规定进行了一系列重大调整,提高了最低工资门槛,并引入了类似英国、加拿大的积分制度。




外籍人士签证门槛

2022年2月,新加坡两年内第二次提高外籍员工的最低工资门槛,以鼓励公司雇用更多本地人。在2020年,有1200家公司因一系列问题被列入观察名单,其中包括外国工人占其劳动力的一半以上。


新加坡还加大了富有的外国人创建家族办公室的难度,提高了管理当地资产的最低标准和其他足以获得关键税收优惠的条件(从4月18日起,在所得税法令的13O计划下申请设立家办,资产管理规模要至少1000万新元、两年内承诺增加到2000万新元。在这之前没有最低资产管理规模的要求)


此外,外籍员工的家属现在需要由公司担保的签证才能在新加坡工作,从而关上了签证持有人配偶寻找兼职工作的大门。


这些举措似乎正在产生影响:去年发给外国专业人士、经理和高管的签证数降至 16.17万份,这是至少自201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表现中心教授Tom Kirchmaier说,如果一个国家想成为全球枢纽,这意味着需要吸引最优秀的人才,因此签证不能是一个问题。


董事总经理Arv Sreedhar表示,环境不断变化,促使AtlanticPartners重新考虑将总部从香港迁至新加坡的决定,他正在评估,在拓展欧洲业务后,是否还要重返新加坡。

Sreedhar说,有家庭的人会思考,「我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我在一个不友好和不热情的地方?」他的公司管理20亿美元。他说,新加坡本可以吸引所有来自香港的人才。

其他公司正在找出解决之道。一家欧洲银行的一位高管表示,他的公司只能申请短期签证,将一些员工从香港调离,因为他们难以获得更长期限的许可。

知情人士说,一些国际银行和专业服务公司对聘雇当地初级员工的压力表示失望,因为在当地很难找到合适的人才。劳动力短缺加剧了这种情况,新加坡的失业率降至2.4%,不到香港水平的一半。



著名投资者麦朴思(Mark Mobius)近期亦将总部从新加坡搬到杜拜,他预计杜拜将取代新加坡和香港。




版权声明:所有瑞恩资本Ryanben Capital的原创文章,转载须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文末注明来源、作者、微信ID,否则瑞恩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或公众号平台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

更多香港IPO上市资讯:www.ryanbencapital.com

相关阅读

李小加:真正的国际金融中心,必须同时包括股票、债券、货币、黄金、大众商品、数据、虚拟资产等市场
方星海: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可能还会进一步加强
香港 IPO中介机构排行榜 (过去24个月:2020年4月至2022年3月)

hkmipo

By hkmipo

发表评论